我国宽带接入领域存在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2-05-23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5483人次

 文:余芮

纵观以上我国电信网间互联互通监管问题的实际情况,主要存在以下表现形式。一是拖而不联,我国于1994 年在基础电信领域引入竞争后,在相当长的时期中主导运营商不理睬或者无限拖延新运营企业的互联申请,形成拖而不联的局面;二是联而不通,电信运营商的网络之间尽管已经实现了互联,但只是网络上获得物理连接,无法进行业务互联;三是通而不畅,主导运营商屡屡制造通信障碍,从互联中继电路容量不足到人为设置修改互联互通关口交换机的局数据,来降低接通率,阻碍网间正常通信,互联互通实际上“通而不畅”;四是畅而不久,主导运营商通过技术手段控制网间通信的质量,不定期降低或提高网间通信质量;五是增值业务互联互通监管问题,各大电信运营商对于业务收入高的的增值业务只对本网的用户开放,并拒绝和其他电信运营商提供的相同或相似的业务互联,或者设法阻止流向异网的流量,使话务流转于本网上。

目前,我国对电信网间互联互通进行规制的法律依据可以分为两个层次:其一是由立法机关通过的《合同法》、《物权法》和《电信条例》;其二是由主管机关信息产业部或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实施的《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管理规定》、《电信网间互联争议处理办法》、《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结算及中继费用分摊办法》、《公用电信网间通信质量监督管理办法》、《互联网骨干网网间通信质量监督管理暂时办法》、《电信网络运行监督管理办法》等部门规章,但这些法律法规明显不够。例如《电信条例》第18 条第2 款规定“网间互联协议应当向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备案”,《公用电信网间互联管理规定》第26 条规定“互联双方省级以上机构应当自协议签订之日起15 日内将协议发至各自下属机构,并向电信主管部门备案”。这就意味着互联协议一旦签订,除非另有约定,即产生法律效力。监管机构即使后来发现互联协议中有“歧视性”或其他不当约定,作为行政机构也无权认定协议无效。法律的空缺使电信网间互联互通监管问题的处理最终在监管机构与运营企业之间解决、司法机构难以介入,得不到国家司法的支持。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