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侵权行政处罚中工商机关的查证要求与职权范围

[发布时间]:2012-05-01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5594人次

W公司因商标侵权不服某区工商分局行政处罚上诉案  

【案例要旨】

行政程序不同于司法程序,行政程序对事实的查证要求也有别于司法程序。事实依据是人民法院对行政行为合法性审查的内容之一,基于行政行为的多样性,人民法院在审查具体行政行为事实依据时采取因案制宜的方式,即在特定情况下采取优势或者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一般情况下采用清楚而具有说服力的证明标准。同时,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职权必须有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法有明文规定的,行政机关不履行即为不履行法定职责;法无明文规定的,行政机关履行即为超越法定职权。本案的审理合理界定了因商标侵权引发的行政处罚行为事实的查证要求和地方工商管理部门的职权范围,有利于落实《行政诉讼法》的立法目的,维护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

【案情简介】

Y公司是国家商标局颁发的第3755599号“VIVA”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9类,包括水泥板等,注册有效期限为2006年2月7日至2016年2月6日。Y公司授权P公司使用“VIVA”商标,并授予P公司对侵犯“VIVA”商标的公司或个人投诉、起诉的权利。W公司于2008年6月20日、7月17日分两批从泰国进口标注有“VIVA及图”商标的木丝水泥板2,800张,共销售796张,销售金额为20余万元。因部分水泥板损坏及试用损耗,余1,340张尚未销售。2008年7月26日,某区工商分局接到Y公司、P公司的举报,称W公司位于本市浦东新区三航公路某号仓库内存有大量标有“VIVA”商标的木丝水泥板,请求该局扣押该批水泥板,并对其进行处罚。某区工商分局于同年7月29日立案并赴上述地点对W公司仓库进行现场检查,对查获的标有“VIVA及图”商标的木丝水泥板采取了先行登记保存措施。同年8月5日,某区工商分局解除先行登记保存措施,对现场完整包装及无损坏的1,340张标有“VIVA及图”商标的木丝水泥板进行扣留(封存)。同年9月23日、12月17日,某区工商分局对W公司总经理陈某某进行询问和调查。2009年5月8日,某区工商分局向W公司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W公司未提出听证申请。2009年5月25日,某区工商分局对W公司作出沪工商浦案处字(2009)第150200801003号行政处罚决定,没收尚未销售的标有“VIVA及图”商标的木丝水泥板1,340张,罚款54,667.24元,并于次日向W公司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09年6月9日,W公司以某区工商分局行政处罚错误为由,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前述行政处罚决定。

另查明,W公司进口销售的涉案商品上标注的“VIVA及图”商标与泰国威汶公司在泰国的注册号为第58619号的商标相同。Y公司系泰国威汶公司产品在大陆地区唯一的代理经营商。

2009年6月10日,Y公司向W公司提起侵犯商标专用权之诉,经浦东法院一审和本院二审,认定W公司进口并在中国市场销售的前述标有“VIVA及图”标识的木丝水泥板的行为侵犯了Y公司“VIVA”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并判令其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审判结论】

原审法院认为:W公司销售的木丝水泥板上标注的“VIVA及图”标识,其中“VIVA”字母部分与案外人Y公司注册的“VIVA”商标相同,且使用在同类商品上,构成对Y公司注册商标权的侵犯,该节事实亦为Y公司诉W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所确认。在我国依法注册的商标,受我国商标法的保护。在W公司未能举证否定该商标效力的情况下,该商标受我国法律保护。地方工商机关具有查处商标侵权行为的职能,某区工商分局有权依据合法有效的注册商标证查处商标侵权行为,而没有义务主动对中国的“VIVA”商标与泰国的“VIVA及图”商标之间的关系进行审查。某区工商分局在接到举报后,进行了立案、调查、询问、告知听证等一系列的活动,最后作出处罚决定,执法程序合法,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照《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第五十三条、《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二条、《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某区工商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判决后,W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理由是:1、涉案商品名称为“木丝水泥板”,但实质上属于“人造板”,归属于国际商品分类表中的1901类,而非某区工商分局认定的1905类中的“水泥板”,某区工商分局未对涉案商品进行鉴定导致事实认定错误;2、Y公司系泰国威汶公司产品在大陆地区的代理经营商,其抢注“VIVA”商标的主观恶意明显,某区工商分局作为商标的监管部门有义务对商标注册的合法性进行审查。现某区工商分局未经审查,即根据Y公司的举报对W公司进行处罚的行为不当。

二审庭审中,被上诉人某区工商分局仍以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职权、事实、法律和程序四个方面的证据和依据证明其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本院在二审庭审中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意见,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无误,依法予以确认。

针对W公司提出的某区工商分局认定事实错误的意见,本院经审理查明,在行政处罚程序中,某区工商分局依据有关代理进口协议书、发票、报关单、缴税单、送货单等确认涉案的标有“VIVA及图”标识的木丝水泥板侵犯了Y公司的注册商标,W公司并未就木丝水泥板的商品类别提出异议,且W公司销售的木丝水泥板,属于水泥板类,与Y公司商标核准注册使用的商品水泥板属于同种商品已被Y公司诉W公司等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的生效判决所确认,W公司现主张涉案商品与Y公司注册商标的商品不属于同一商品类别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信。至于W公司提出的Y公司存在恶意抢注商标行为的意见,Y公司“VIVA”商标系已经注册的商标。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已经注册的商标,如果系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其他单位或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W公司可以据此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申请。但在注册商标未撤销之前,Y公司在商标注册有效期限内对“VIVA”商标的专用权依法受我国法律保护。而某区工商分局作为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现行法律法规没有赋予上诉人对注册商标合法性进行审查的职权,故W公司主张某区工商分局有对商标注册合法性审查的义务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依据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且执法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W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