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小额贷款公司现有制度的完善建议

[发布时间]:2012-04-17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6271人次

 文:张维宇

 

1、建立企业内部风险控制机制

小额贷款公司在面临巨大的市场需求的同时,也伴随着许多难以预知的风险。为了控制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小额贷款公司在运营中应当加强风险管理,同步建立风险补偿机制,这一点也是目前我国小额贷款公司缺乏的。正如上文分析,在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的博弈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内部运营机制是否健全。

首先,在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中,建立公司内控体系,由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承担风险控制的责任,对风险进行事前防范、事中控制、事后监督和纠正。通过董事会决策、高级管理层执行,并由监事会监督,在公司内部搭建合理的公司治理结构和内部控制体系保障,使内部控制成为自律行为。

其次,在风险补偿及制度建立过程中,应当推行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准备金制度。目前,一些地方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办法中对贷款准备金做出了相应的规定,如《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实施办法》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应当计提呆账准备金,确保资产损失准备充足率始终保持在100%以上。[1]贷款损失准备的计提,一般是根据估算出来的贷款损失数额的一定比例进行提取。[2]笔者认为应当在相关法律、法规中明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准备金制度。建立小额贷款公司贷款准备金制度将有利于小额贷款公司抵御风险,提高市场竞争力,从而真正发挥为中小企业和农户解决融资难问题、活跃县域经济、增加就业等方面的作用。小额贷款公司应当测算预期损失,在此基础上计提相应的贷款准备金,确保资产损失准备充足率保持在100%以上。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贷款准备金覆盖预期损失,有效地降低小额贷款公司的风险。

此外,完善小额贷款公司的信息披露制度、业务管理制度以及财务管理制度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风险控制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2、明确监管主体职责与权限

在小额贷款公司于监管机关的博弈过程中,监管部门的有力监管不仅给监管部门自身带来“收益”,而且促进小额贷款公司守法的良性趋势。而目前我国小额贷款公司监管主体、权限不明确导致有关部门监管无力。

根据《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应由省级政府主管部门负责监管。在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区域,一般都成立了由多部门联合组成的工作小组或联席会议作为小额贷款公司的领导机构,同时由金融办等部门负责督促县级政府或部门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监管,并由县级政府及其部门具体负责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3]看似各层级的政府和部门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分工明确,其实不然。

实际上,小额贷款公司设立的审批权和监管权归属于省级人民政府。但在是否存在非法集资方面,银监和公安部门负有监管的职责,人民银行则负责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资金流向进行跟踪监管,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部门不少于三个。一方面,小额贷款公司面对多头监管苦不堪言,疲于应付。小额信贷组织由谁监管、依据什么监管、怎样监管等问题仍未解决,这将严重制约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4]另一方面,由于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对各级政府和部门的监管职责及权限没有做出规定,往往造成监管部门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不到位抑或是出现相互推卸监管责任的情形。

因此,健全完善监管机制,尤其是小额贷款公司的外部监管体系,适度增加监管力量,加大监管人员专业化培训力[5],明确监管主体及其权限有其必要性与可行性。笔者认为,应当建立统一的监管机构负责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日常监管。在各试点区域省级政府主管部门的授权下组建小额贷款公司监管委员会作为对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监督的常设机构,全面负责对小额贷款公司的监管,明确其监管责任并赋予其相应的监管权力。

3、将小额贷款公司纳入信贷征信系统

信任与秩序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6]信任是社会学的概念,与此对应的法学领域中的概念即为信用。金融企业信用是社会信用的一部分,从现代信用结构看,社会信用包括金融部门的信用和非金融部门的信用,而非金融部门的信用是公共部门的信用和私人部门的信用,即非金融企业信用和个人信用之和。[7]因为金融交易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人际价值交换,是把交易双方在不同时间的收入进行互换,那么,彼此信任是交易是否成功的关键之关键,信用和交易安全是核心基础。金融交易一般不是现货交易,而是价值的跨期支付,没有互信、没有保证金融契约执行的制度基础,就没有金融交易的发展。因而,征信系统的建立于覆盖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运营是非正式金融发展以及金融体制改革的现实需求与必然要求。

《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只是笼统地规定将小额贷款公司纳入信贷征信体系。但是,小额贷款公司由于市场竞争压力、人力资源不足及调查成本过高等方面的原因,极少对借款申请人的资信状况进行调查。通常借款申请人在提交申请后3个工作日内就能取得贷款,而且没有信贷配合的现象,只要在资金允许的范围内,对符合条件的企业或个人同等对待。[8]笔者认为,应当将小额贷款公司纳入征信系统,小额贷款公司作为我国多层次信贷市场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成为征信信息的合法使用者。银监局等相关部门应在《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有权查询借款申请人信用记录,并对其查询的方法、途径、查询结果的输出等加以规定。

 



[1]《北京市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实施办法》第四十五条:小额贷款公司应按照有关规定,建立审慎规范的资产分类制度和拨备制度,准确进行资产分类,充分计提呆账准备金,确保资产损失准备充足率始终保持在100%以上,全面覆盖风险。资产分类和计提呆账准备金的方法参照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财政部对商业银行的相关规定执行。

[2]佟颖,《“由金融危机引发的对我国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的思考》,载《中国高新技术企业》,2008 年第24 期。

[3]陈岱松,《小额贷款公司法律制度研究——上海的实践与探索》,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126页。

[4]邢早忠,《小额贷款公司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载《上海金融》,2009年第11期。

[5]吴晓灵、焦瑾璞等,《中国小额信贷蓝皮书2009/2010》,经济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18页。

[6]季卫东,《法治与普遍信任——关于中国秩序原理重构的法社会学视角》,载《经济管理文摘》,2006年第15期。

[7]疏力平,《小额贷款公司加入征信系统的可行性研究》,载《金融纵横》,2009年第4期,

[8]张力生、李志骥、赵艳平,《对衡水市小额贷款公司的调查与思考》,载《华北金融》,2008年第10期。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