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贷款公司突出问题的博弈分析

[发布时间]:2012-04-17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4585人次

 文:张维宇

 中国的小额信贷市场是一个参与主体众多、市场力量不均衡、信息相当不对称的系统。在这个市场上、完全信息与完全竞争是不存在的。小额信贷各主体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动态的,是受全局影响而又反作用于全局的,不能用一般的静态局部均衡分析来解决问题。[1]应用博弈论来对其进行研究,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说明多种理性、思维影响下的小额信贷环体系,是一种有效的方法论。

学界一般按照两个标准将博弈分为四个基本的类型。一个是参与者行动的时间标准,一个是参与者对于博弈信息的了解程度。博弈的参与者同时行动的博弈,即参与者在行动时彼此不知道对方的行动是什么,这种博弈被称为静态博弈。在博弈中,如果所有的参与者对于他们收益的信念都是确定的,或者说,所有参与者的受益函数都是公共信息,那么,这个博弈就是完全信息的。二非完全信息则是指博弈中至少有一位参与者的收益函数不是公共信息,或者说,参与者的收益函数不是确定的。动态博弈与静态博弈最大的不同在于静态博弈只有一局,而动态博弈则不只一局,且参与者的策略有先后之分。[2]

小额信贷市场上,各主体为自身利益存在着相互博弈,本文重点分析其中最重要的两种博弈关系,一是微观的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之间的关系,二是宏观的小额贷款公司与监管部门之间的关系。

1、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之间的博弈

 小额贷款公司和借款人在小额信贷市场中处于不完全了解对方的情况,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或不完全。并且,在现实经济活动中,小额贷款公司和借款人之间的交易行为是有先后顺序的。一般是借款人先申请贷款,小额贷款公司决定是否放贷。当得到贷款后,借款人再决定是否按期还本付息,也就是说他们行为的发生有先后的顺序。因此小额贷款公司和借款人之间的博弈应该属于不完全信息的动态博弈。

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到期时,借款人的策略选择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借款人按时还本付息,小额贷款公司与借款人之间的博弈结束;另一种是借款人违约,以主观或客观的原因为理由不按时归还贷款。如果借款人按时归还供给者的贷款,小额贷款公司的收益为1,借款人的收益为-1;如果借款人没有按时还本付息,小额贷款公司可能采取两种策略:一种是斗争,即通过追加贷款或者诉讼的途径给予借款人一定惩罚措施;另一种是不斗争,即任由借款人拖欠贷款。必须强调的是,此处的不斗争并不完全指小额贷款公司主观上放任借款人不还贷,小额贷款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应当是“理性”、“自利”的,因此其目标肯定是要向借款人收回本金和利息。小额贷款公司不斗争的情形更多的是由于小额贷款公司内部运营制度不完善而导致其无能力追索贷款。

如果小额贷款公司选择斗争,则借款人更倾向于还贷,此时小额贷款公司收益为1,但由于小额贷款公司采取的制裁措施,给借款人造成还本付息外的额外负担,因此其收益为-2;如果小额信贷供给者选择不斗争,则借款人更倾向于不还贷,此时小额贷款公司的收益为-1,借款人的收益为1。

由此可见,小额贷款公司内部的运营制度与风险防范措施是否完善对小额贷款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如果小额贷款公司的制度健全,在借款人不能依照合同按时还本付息时能够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小额贷款公司能够收回贷款;如果市场上所有或者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制度健全,则借款人为避免更多的损失都会按时还本付息,形成良好的交易秩序。

2、小额贷款公司与监管机关之间的博弈

 在每一个个案的博弈中,小额贷款公司的策略有两种:违规和不违规;监管机关的两种策略也有两种:查处和不查处。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目的和利益所在体现于通过违法手段或者利用法律漏洞获取超额收益,因此,只要其行为不被查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获得额外收益,视为1单位的收益。而监管机关的主要目的和利益所在体现在能否及时有效地查处小额贷款公司不合法的行为以维护有效的市场秩序,因此,监管机关及时查处违法行为,就获得1单位的收益。在个案中小额贷款公司于监管机关的收益基本是公开的,并且博弈双方同时出招,因此可视为完全静态信息博弈。

对于小额贷款公司来说,如果其违法后被监管机关查处,不仅不能获得额外收益,还要接受相应处罚,因此其收益为-2。只有小额贷款公司违法未被查处时,才能侥幸获得收益,其收益和概率应当是非常低的。但是由于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刚刚起步,法律关于小额贷款公司的设立制度、运营制度、责任制度等规定不尽完善,小额贷款公司利用法律的漏洞为自己谋取利益空间很大,加上监管不力,违法不被查处的概率过高诱发小额贷款公司侥幸的心理,使得众多小额贷款公司徘徊在守法与违法的边缘。

对于监管机关而言,查处了不违法的小额贷款公司,虽然损害了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益,但严厉的执法会给市场上的其他小额贷款公司起到警示作用,其正负两面的影响相互抵消,收益为0。监管机关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管和查处,不会给监管机关带来损失,相应如果监管机关监管不力,监管机关的职能不能有效发挥,必定会带来负面影响。此外,市场参与者对监管者的态度存在一种学习机制,监管者对违规者的实际惩处情况具有一种示范效应。[1]因此,监管机关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运作进行监管查处是非常必要的,并且监管力度应当适当加强。



[1]刘雪莲,《基于博弈论的中国农村小额信贷问题研究》,东北农业大学管理学博士论文,2009年。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