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松下(Panasonic)电器法务总部长:松下(Panasonic)法务的应对

[发布时间]:2013-04-20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4350人次

 

 2013年4月10日,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与上海交通大学企业法务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了“经团联企业法务高端系列讲座”第十八讲,日本大型公司“松下电器(Panasonic)”的法务部部长新井克彦先生作为主讲人光临交大法学院发表演讲。讲座结束后,我们很荣幸邀请到新井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与大家共同探讨了有关松下的法务应对及其他法务相关话题。

个人简历:

新井克彦(Katsuhiko Arai),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学部,1983年进入松下电器贸易系统部门工作,1989年调入法务部门。担任过松下电器株式会社董事、松下电器(Panasonic)法务组经理、Panasonic四国电子株式会社监视。现任松下电器(Panasonic)法务本部副本部长。

 

问:新井先生您好!首先,欢迎您来到上海交通大学。作为本次“经团联企业法务高端系列讲座”的演讲嘉宾,您精彩丰富的演讲内容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就您刚提到的行贿问题,我想请教一下如果有行贿的现象出现,公司内部对当事人是否有一个惩罚的措施,有没有什么法律后果?

 

答:对于行贿,公司是会进行严格处罚的。刚才讲座中也提到了,行贿受到的的罚款金额是非常大的,而且在罚款后,股东还可以对董事会提起诉讼。公司对当事人的处罚,一般就是开除。事实上,就算对行贿人要求100亿的罚款,他也是付不起的,但处罚的实际效果还是有的。日本公司传统上是不处罚员工的,现在这些传统规则需要改变,处罚还是必要的。当然,跟业务相关的行贿,其上司也需要承担责任。

行贿又分为两种,一种是用自己的钱行贿,另一种就是用公司的钱行贿。用公司钱的话,是比较容易被定为行贿罪的,所以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就要做好账务管理,采购时财务进出要透明。一般来说,处罚是由人事部门进行的,法务部主要是为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而制定一些处罚建议方法等。这样各个部门提出处罚方案,最后由上面来决定。

还有,从维护公司利益方面来说,要进行调查协作,比如说当政府部门怀疑公司有行贿现象时,公司内部就要先进行一次彻底的调查,及时应对。就像我刚才讲到的IT调查,松下花了18亿日元,所以说公司也是付出了很大代价来防止和应对行贿事件的。

 

问:请问松下对出现质量问题的产品的召回有什么法律措施和经验?

 

答:质量问题分两种,造成人身伤害的和没有人身伤害的,比如说电视机没有画面了,这种情况如果达到万分之二就会召回。那如果电视机着火了,因为不能断定是产品质量问题还是其他问题,所以只有在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相同问题之后我们才会召回。在中国还没有发生过召回事件,不过最近在台湾发生过。日本国内的话,一年大概会召回一次左右。当然各个公司对召回的认定情况也是不同的,就松下来说,就算没有着火,只要有烧焦的现象,就要召回。

日本政府当局对召回是有相关规定的,然后各个公司在自行制定比政府规定更加严格的召回制度。一般公司需要召回产品时,都会成立一个召回委员会,来决定召回的范围和期限,通常是以哪一年以后生产的为召回对象。松下在过去30年内,共有40次左右的召回,其中包括造成人身伤害的产品召回和没有造成人生伤害的产品召回。

 

问:作为一名外国人,您是怎么看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法制发展状况的,是越来越完善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呢?还有根据您之前在国外的工作经历,请对比谈谈中国跟其他国家法制的不同。

 

答:我认为中国在法制方面已经做的非常好了。不过,日本和欧美国家在立法时,会举行听证会,充分吸收大家的意见,而我个人感觉是中国总是先制定很严厉的法律,实施之后却变的比较松,对这一点我们很是担心,应该在制定时就考虑好各种因素。相反,也有法律制定的比较松,执行却比较严厉。当然,先做着试试看这种想法是好的,但却造成了法律的不稳定性。另外,通常来说,法律和实施细则应该是配套同步的,而在中国,从法律的颁布到实施细则的出台要隔很长时间,所以,要说中国作为一个法制化国家存在的问题,我觉得就是以上两点。还有就是我觉得中央和其他地方的法律实施存在一些差异,比如说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在沿海工作,感觉安阳跟上海就很不一样,这并不是说那个地方好哪个地方不好,就是觉得运作存在差异。

 

问:由于中日关系比较特殊,中国人对日本产品可能会存在一些抵触情绪,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答:说实话,现在日本企业对中日民族问题的态度是比较迟钝的。日本的很多企业,就像我们一样,都是在中国沿海地区投资发展的,今后将向西部发展,所以可能就必须得去面对这个问题。像我们这样在中国投资的大企业,很多员工都是居住在中国的,松下现在都是派遣日本人来管理在华企业,按道理讲在中国的企业应该由中国人自己来经营管理,所以关于这点我们还处于过渡时期。那么在日本国内也会出现种族问题,其中有从北朝鲜来的几十万人,日本古老民族阿伊努族几万人,不过90%以上都是日本人,在这些外国人和日本人之间,还是存在一些区别对待问题的。我们现在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开展经营活动,大多数都对民族问题不太关心。

 

问:您之前是做营销方面的,后来内部调动,做了法务,那您觉得您这种职业发展跟另外一种职业发展,比如说资深律师转做法务,各有什么优点,那种更好呢?

 

答:我觉得先做律师,再做法务更好。因为律师对专业性要求比较高,他可以运用自己更高的专业素质来做好法务。像我这种发展类型的话,优点就是有海外经历,还有跟大家一起工作的经验。那么我的这个职业发展只是一个偶然个例,你们在选择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时,最好能根据性格兴趣来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在公司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比如强势的、随性的,急性子的,慢性子的,大家如何组合取得平衡比较重要,而这种多样性对公司来说也是很需要的。希望你们能在里面发挥自己的个性,开启一段精彩的职业旅程。

感谢:非常感谢新井克彦先生对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企业法务研究中心的支持,感谢您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讲座,也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