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互联网接入现状分析

[发布时间]:2012-05-23

[字号切换] [ 关闭窗口] [ 阅读]:5116人次

 文:余芮

截至2011年6月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85亿,较2010年底增加2770万人;互联网普及率攀升至36.2%,较2010年底提高1.9个百分点。据工信部数据,2011年1-9月份,基础电信企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净增2364.1万户,达到14993.2万户,而互联网拨号用户减少了19.8万户,达到570.3万户。而我国的互联网宽带接入端口比上一年末新增4032.4万个。

从1994年开始至今,中国实现了和Internet的TCP/IP连接,从而逐步开通了Internet的全功能服务,大型计算机网络项目正式启动,Internet在我国进入飞速发展时期。目前经国家批准,国内可直接连接Internet的网络有6个:中国科学院主管的中国科学技术网(CSTNET)、中国教育部主管的中国教育科研网(CERNET)、中国电信主管的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中国吉通公司主管的中国金桥信息网(CHINAGBN)、中国联通公司主管的UNINET、中国网通公司主管的正在建设的中网。

几台计算机连接起来,互相可以看到其他人的文件,这叫局域网,整个城市的计算机都连接起来,就是城域网,把城市之间连接起来的网就叫骨干网。这些骨干网是国家批准的可以直接和国外连接的互联网。其他有接入功能的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想连到国外都得通过这些骨干网。授权网输入口分设在北京、上海和广州,某种意义上充当着“信息海关”的作用,对来往信息进行监管、过滤。每个骨干网中至少有一个和其他Internet 骨干网进行包交换的连接点。不同的供应商拥有它们自己的骨干网,以独立于其他供应商。

而据统计,中国互联网接入市场中,60%的宽带接入用户、65%的内容资源、62%的国际出口带宽都集中在中国电信,网间互联总流量中有83%流经中国电信网络;中国联通的宽带接入用户、内容资源、国际出口带宽(33%)大约是中国电信的一半;其他运营商如铁通、一些驻地网运营商和部分有线电视运营商获得的宽带接入用户、内容资源、国际出口带宽的总和不足10%。因此其他运营商想要接入大多必须通过直接购买接入这两个主要的骨干网,才能连接到互联网上。

与其他电信业务一样,互联网也以互联互通为基础,用户互相访问会产生流量,当用户访问其他网络,产生的流量就需要彼此结算,以弥补建设网络和提供服务的成本。此时,谁向谁结算,结算多少钱,是关键问题。按照工信部规定,为补偿中国电信和联通的骨干网投资,网络结算方式为其他运营商向它们单向结算。但由于中国60%的宽带接入用户、65%的内容资源及主要的国际出口带宽都集中在中国电信手中,网间互联总流量中有83%流经中国电信网络,弱势运营商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网间结算不可避免。

按照工信部规定,目前有两种网间结算方式,一是通过国家交换中心节点互联,其他网络以1000元/月/M的价格结算;二是各网络与中国电信或联通直接接入,结算费用自行协商。但在实际操作中,中国电信却设立了“黑白名单”,予以差别定价。作为同一种产品的中国电信宽带互联网接入,对三类用户却存在三种待遇差异巨大的价格。第一类用户的结算价格一般都高达100万元/G/月以上,主要针对作为竞争对手的其他运营商。第二类用户的结算价格则一般只有10万-30万元/G/月,针对的是增值服务商。第三类用户的结算价格则为3-10万元,针对的是内容服务商。联通第三方接入价格为28万/G/月,与电信同一水平。

同时据工信部统计,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直连宽带为261.5G,仅占两公司拥有国际出口宽带1078G的24.3%,从互联质量看,两公司2011年1-9月互联时延为87.7-131.3ms,丢包率为0.2-1.9%,均不符合原信息产业部《互联网骨干网间互联服务暂行规定》时延不得高于85ms、丢包率不得超过1%的要求。互联互通不充分,也致使接入成本高。通过制定远高于市场价格的结算标准,抬高竞争对手的带宽接入成本,从而遏制对手的宽带业务发展,弱势运营商面临着“赔本打工”的尴尬局面。

more人物访谈

more企业法务教育